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锡市育英实验小学六(3)中队

每一个都是我的宝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味,那人3——除夕夜的蛋饺味(黄子悦)  

2016-11-03 13:33:03|  分类: 生生如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除夕夜的蛋饺味  
 (黄子悦)
      除夕夜,怎么也少不了蛋饺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自打我出生以来,年年回老家过年。到现在,也帮不上忙烧任何一道菜,唯独蛋饺。这蛋饺我原本也不会,奶奶看我老闲着,便把这活交给了我。对了,我也只会做蛋饺,只会肤浅地会一点奶奶的绝味蛋饺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奶奶总是笑着把一个小煤炉从存物多年的仓库中拿出来。这煤炉可神了,高不过到膝盖,大不过只有锅口一样,但奶奶总说它“好用哎,别小看它!”的确如此,火能把蛋饺烧熟,却直冲冲的烧不到手指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炉子好,奶奶的手艺更好。

      她做蛋饺可神气呢!将打个蛋放在汤勺里,金灿灿蛋黄只薄薄的飘在汤勺上面,蛋白一烧好,火还触不到黄,她便轻盈一倾汤勺,蛋黄便如长了翅膀一般飞到了碗里......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我便不是了,虽是一样的工具,但是,饺子一下火锅,傻瓜也分得出哪个是奶奶的,哪个是我的。噫……我的好丑啊......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重头戏还是奶奶烧的火锅汤底,做得再不好的蛋饺,放在里头都成了极品,更不要说奶奶自个儿做的蛋饺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这汤底,百分百纯天然,我从未在奶奶的灶台上发现过味精,调料粉什么的,她只有盐、糖两样。但这汤底,喝过的人都不会相信她竟然什么调料都没有放。我若是问奶奶:“这汤为什么这么鲜?”她总会回答我,这不是汤鲜,这是蛋饺飘的年香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一锅蛋饺上桌啦!排放得整整齐齐,像一朵花一样绽在正中央。即使下方的小火苗窜没了,它仍会飘着股股热腾腾的洁白的烟。我马上夹一个蛋饺,一路滴着汤汁送到我嘴里。这蛋饺夹得我手心汗滋滋的,放在嘴里要先含一会,汤汁就会从破蛋皮的呼吸孔淌出来。一股燃舌的烫少不了,但更多的是仿佛有年味溜过我的舌根,我的喉咙,溜过我身体每一寸欢愉的毛孔,溜到脚跟时,脚板底也温暖了。

      最后再嚼两下没有汤汁的蛋饺,我的舌头感到的年味便更浓更暖了。这除夕夜的蛋饺,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“此食只应天上有”啊!它的鲜味原来融进了汤汁,但它仍然鲜嫩,有我最爱的年味。吃一个,吃到了年味。吃两个,吃到了强烈的年味。吃三个时,尝到的便是奶奶乐津津的笑脸。

      蛋饺的味道是什么?是年的味道。年的味道是什么?是奶奶对我爱的味道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