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锡市育英实验小学六(3)中队

每一个都是我的宝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征文——翟子健  

2014-10-27 14:58:42|  分类: 生生如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没有倒掉米饭

无锡市育英实验小学  四3班  翟子健

 

“饿死了!饿死了!”像往常一样,我冲进学校食堂,准备吃午饭。啊,今天伙食不错嘛,很多我喜欢的菜。我拿起自己的饭缸,打了满满一大缸饭菜,准备美美地吃上一顿。

“打这么多,你吃得完吗?可别浪费哦。”食堂的叔叔善意地提醒我。

“没事的!真啰嗦。”我不耐烦地嘀咕着。

放下饭缸,我开始大吃起来。可是没一会儿,就吃饱了。看着面前还剩下的一大半食物,摸摸自己鼓鼓的小肚皮,为难了,怎么办呢?看看了周围,好像没人注意我呢。我端起饭缸,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溜出食堂,赶紧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“哗啦”一下,把剩下的食物全部倒在了角落里。哈哈,搞定了,简单轻松。

 

谁知突然眼前一闪,一颗胖胖的小饭粒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“你。。。你。。。你居然这样糟蹋粮食!”小米粒似乎气的不轻的样子。

“干嘛这么生气啊?不就是倒了一些剩饭剩菜吗?这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“你?你知道这些食物是怎么来的吗?”小米粒忍住脾气,问我。

“超市买的啊!”我大声回答。哼,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小米粒看看了我,“来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没等我说什么,只觉得眼前一闪,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大片水田旁边。烈日当头,一些农民伯伯正站在水田里,弯着腰,把手里的绿色禾苗插在水田里。

“你们在干嘛?你们拿的是什么植物啊?”我问道。

“我们这是在插秧。”一位农民伯伯回答我。又扬了扬手中的绿色禾苗,“这些禾苗就是水稻哦,它们成熟了就能结出大米哦。”

啊,原来是这样。“那,那这些禾苗需要几天才能长出大米呢?”我又问道。

“呵呵,哪有那么简单。”农民伯伯笑了起来,“插秧才是第一步。插好秧后,我们还要每天来给这些秧苗施肥,打农药。等它们成熟以后,我们需要收割,然后需要去嗮稻,最后一步是碾米,这样我们才能得到我们日常吃的大米呢。”

“你知道吗?从插秧到收获需要100多天,十来道艰辛的工序。农民伯伯在这其间,每天风吹日晒,起早摸黑,得流下无数辛勤的汗水。”小米粒补充道。

我点点头,“没想到平常的米饭,居然需要这么多辛苦的劳动啊。”看着眼前疲劳的农民伯伯,我很不忍心,“伯伯,我们的粮食够多了,你们不需要每天这么辛苦了,少种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够多了?”我话还没有说完,小米粒就“恶狠狠”地打断我。“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没等我说话,眼前一闪。等我睁开眼,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,火辣辣的太阳高悬在天空,空气热的像着了火一样。破旧的房屋,树木干枯,大地也干旱的裂着一条条口子。一群群黑人孩子呆滞而绝望地缩在树荫下,骨瘦如材,似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他们怎么了?生病了吗?”我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“他们不是生病了,是饿的。他们没有食物,没有吃的。”小米粒声音低沉地说,接着看着我,说“你说粮食够了?你知道吗?现在全世界8亿多人在挨饿。象这些可怜的,世界上每6秒钟,就有一个孩子活活饿死!”

啊,我完全被小米粒的话惊呆了。

小米粒没有理睬我,它拿出我今天倒掉地米饭分发给这些孩子。这些孩子拿着手里的污水,和清晰可见的几粒米粒组成的午饭,无神的眼睛里竟流露出了巨大的喜悦和满足。

那些眼神让我心里难过极了,想不到在我眼里是垃圾一样可以随时丢弃的剩菜剩饭,居然可以是很多孩子救命的粮食!我,我真是超级大混蛋!想到这里,我忍不住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

我哭啊哭,却猛然惊醒,看到周围的同学莫名其妙地看着我,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居然是做了一个梦,真是太可怕了。看到眼前饭缸里还剩下的大半食物,我心里实在高兴极了,我没有倒掉它们!真是太棒了,自己没有倒掉它们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