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锡市育英实验小学六(3)中队

每一个都是我的宝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4、9、16 竞选  

2014-09-16 17:04:59|  分类: 日日如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1、清晨

        上周刚学完第四课的诗歌《秋天》,这两天的早晨就有了秋的气息。穿着短袖,缓缓前行,空气中竟已有丝丝凉意,不疾不徐,时不时地朝我的脸颊袭来——秋,就这么突然地出现了!

        来到学校,操场上已经来了几个训练的运动员,我望了一眼,我们班那几个小家伙还没来。运动训练,是十分考验孩子的毅力的。假如在这一个月左右集训的时间里,孩子能克服重重困难,那么得到的,不仅仅是体育方面的进步,以后在学习上、生活中也就能经得起挫折与磨难。目前这几天来看,彦淇、祺云和远臻比较坚强!

        7点不到,慧雯来问我拿钥匙了。她抽着鼻子,对我说:“我有点不舒服,今天下午合唱队选拔怎么办?我高音唱不上去怎么办?”她忧心忡忡。我看着她瘦弱的样子,仿佛一丝风就能把她吹倒似的,不由叹气:“你呀,每天多睡点,怎么可以每天那么早醒来呢!今天合唱队万一唱得不好,你跟老师说原因,申请下次再唱……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我来到教室,慧雯和颖洁已经在领读,同学们来得还不多,读起书来稀稀拉拉,有气无力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2、作业

        昨天自备本要求默写练习1的成语和古诗,表扬以下孩子:沉非、锦晨、飞涵、涵婷、菲凡、心怡、宋梵、祝嵘、彦淇、子悦、雯沂、丹妮、章翠。因为他们不仅默写了要求的内容,连课上老师补充的内容也默了,赞!

        当然也有不理想的作业,有几个孩子只默了8个成语,诗没默。布置作业时我清晰地说了默写包括成语和古诗,同时我也在给家长短信中清晰地说了要求。还有一个孩子,仅这么点内容就错了三个字,而作业要求是默好后打开书自己校对一遍。显然,没有自己进行校对,我后来问他,果真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 孩子们,我们已经四年级了,在学习上的要求会更高一点。假如平时上课或作业这样偷工减料、马马虎虎,那么将会直接影响到你们的学习效率。想想看,大家一起在一个教室学习,花了同样的时间,其他孩子平时认认真真,学习上自信满满;平时丢三落四的你,心里好受么?要加油啊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3、竞选

        用了整整一节半课,全部由学生投票产生。结果是:

        中队长:雨涵、慧雯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学习委员:沉非、颖洁         劳动委员:希雅、祺崴          文体委员:彦淇、亦凡

        宣传委员:丹妮、子悦         组织委员:智轶、雯沂          纪律委员:与能、祺云

 

         每学期一次的竞选,总有很多小花絮。

        (1)祝嵘——

        小组长与课代表先选,因为当时有几个孩子去参加合唱的选拔不在教室,所以先从这个小组长开始。由大家举手表决,组长大部分都沿用开学初定的人。也有个两个小组有不同意见,于是让组员商量重新选。晚上,祝嵘妈跟我说孩子回家心情不好,大概是小组长被改掉心中觉得难受委屈。我跟祝嵘妈说,让她第二天跟自己来跟老师说自己想法,不要在学校里发生了事情只会闷在心里或者在家长面前哭哭,学校发生的事,自己想办法在学校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祝嵘主动来找我了,跟我说了自己的想法,觉得自己之前还是很尽职的。于是我找了组员询问,当面说清楚以后,组员解除了误会,祝嵘的小脸开始阴转多云。于是,我让祝嵘重新主动询问每个组员想法,问问假如她继续当组长大家是否同意。中午,我再次问起,说大家同意她继续当组长!

        祝嵘平时胆子不太大,说话总是几乎听不见声音。从此事看出,她很在意小组长之职,很希望能够为大家服务。开学后,因为她要进行体育集训,很辛苦,但是她并没有叫苦叫累,组长该做的事也没有拖拉,所以,我觉得,她这个组长当之无愧!不但当之无愧,且应当表扬,因为在坚持辛苦训练的同时还要承担组长琐事,很不容易!不过,我希望以后有什么事情,不要只会在家里哭哭,这可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哦。自己的问题,自己解决。因为,我们四年级了!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(2)祺崴——

        在竞选所有委员前,我对全班同学说:“班干部竞选,看的不是成绩,看的是是否有一颗为班级服务的心,看的是你是否为之而努力!”

        劳动委员投票结果显示是希雅和祺崴。当我最后将所有选出的名单读一遍的时候,有孩子举手提出异议:“顾老师,殷淇崴上学期也是选上副的劳动委员的,后来被撤掉了。我觉得,这次不应该再选他了。”祺崴,此刻脸绷得紧紧的,望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 确实如此。上学期他同样被同学选为副的劳动委员,但是只努力了一小段时间,后来他的课桌周围总是垃圾堆一样,屡次提醒都没用,再加上上课实在不认真,于是被撤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都想起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,”我接着同学的话说,“上次是大家选的,这次也是大家选出来了,对吧?”看到同学们都点头,我将目光转向祺崴:“祺崴,上次你在一个洞里跌倒了,这次假如还在同一个洞里跌倒,那么,同学们还么那么信任你么?”

        放学后,我看到祺崴和值日生一起整理教室,等值日生都弄好了才背起书包。我暗暗点头,嗯,有点样子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